在谷底,复苏缓慢。“百年老店”国民党能重新掌权吗?

新北市国民党党部主席李甘龙1月9日指出,要提拔的候选人初步形成了共识。农历新年后的第一天,主要选举机制将启动。

楚英民主党在台湾再次失去权力已经一年半多了。

这个所谓的“百年老店”党自1949年从台湾退休以来,在台湾经历了起伏。它拥有“一党统治国家”的光荣,并两次失去权力。

国民党再次失势后,其表现一度令支持者失望,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休眠和重组后,国民党显示出缓慢复苏的迹象。

根据台湾媒体2017年12月的最新民调数据,国民党的支持率上升至30.6%,仅比民进党低0.1%,民怨为5.1%,比民进党的47.8%低,表明国民党正开始展现东山再起的曙光。

军事力量的展示和舆论的积累,支持国民党舆论的改善,首先得益于国民党在最近几天监督民进党政府的努力。

自2017年11月以来,国民党在“清福案”、“老挝法律”修正案、“反腐败”空等问题上展现了战斗力,有效地鼓舞了蓝阵营的士气,并逐渐获得泛蓝选民的积极评价。

“清福案”于11月爆发。

这原本是一些民进党政客用来对抗才真旺姆-全州的工具,但随着案件的盖子越来越大,民进党自己的脑袋最终被烧了。

11月14日,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公布了“立委”马文俊对此案的关键录音,指向与蔡英文办公室直接相关的清福造船公司的小业主。据悉,高雄市海事总监王端仁来到清福公司指导他,并通过搭售获得造船用地。

录音宣布后,情况变得更糟了。高雄市长陈菊敬爱的将军王端仁不仅被迫辞职,大火也烧向蔡英文和民进党高级官员。

同月,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和智囊团利用公众对台湾严重空空气污染的不满,多次炮轰蔡英文的能源政策,批评蔡英文的“核废料”政策是造成台湾严重空空气污染的罪魁祸首,并发出“台湾人用肺发电”的批判口号,引起普通台湾人对空空气污染的强烈同情。

与此同时,国民党加强了对劳工问题的控制,举行了几次新闻发布会,批评赖清德定稿的《劳动基本法》修订稿,该修订稿将导致连续12天的劳工工作,并抨击蔡英文当局无视劳工权利。

11月23日,国民党“立委”江万安甚至采取“站起来说话2小时”的拖延策略,成功抵制了诉讼。

通过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进攻和防御的积累,国民党逐渐唤醒了蓝营支持者沉睡的心,并慢慢积累了自己的公众支持。

民进党清算之神帮助国民党缓慢复苏。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他还应归功于民进党当局的“协助”。

民进党和蔡英文上台后,他们全力追击国民党及其支持者。

除了利用《党性处理不当条例》和《促进转变和正义条例》清算国民党党性,否定国民党历史统治的合法性外,还不断炒作“养恤金改革”的话题,将国民党传统的军事公共教育集团支持者诬蔑为“社会银鱼”,大幅度削减军事公共教育集团的养恤金。

民进党解散后,国民党的传统支持者感到强烈的危机感。

然而,在最近的“王炳忠和其他新党青年力量被强行搜查”后,蓝色阵营的支持者更加感受到了民进党“刀、刀、骨”政治追求带来的强烈恐惧。

这群因为对马英九八年执政不满而在前几次选举中选择冷漠、不投票的蓝营支持者,事到如今,已经感觉到了民进党当局挥来的屠刀的阵阵寒意,从而重新燃起对国民党的支持热情。这群蓝色阵营的支持者,因为对马英九八年的统治不满,选择无动于衷,在之前的选举中不投票,他们感受到了民进党当局挥舞屠刀的寒意,从而重新点燃了他们对国民党支持的热情。

东山再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国民党目前正显示出缓慢复苏的迹象,但正如吴敦义在最近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所说,“国民党不能仅仅依靠民进党的不良治理就认为它是“一只正在逼近的大天鹅”。

如果国民党今后不解决党内改革、党内团结等结构性问题,恐怕东山再起的道路还会崎岖漫长。

首先,国民党的党务改革进展缓慢。

2016年国民党落选后,各界在回顾落选原因时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国民党的政党制度变得非常僵化。

但谈到改革,这并不容易。

吴敦义就任国民党主席后,提出了振兴一些政党的构想,并出台了一些振兴政策。

例如,在2018年提名县和市议员候选人的特别方法中,决定纳入一项鼓励年轻人参与政治的投票加权条款,并排除”第二代政治”。

然而,这些改革政策尚未在实际选举中得到检验。此外,这些改革还没有触及国民党“宫文化”和“江岗文化”的实质。国民党将来能否重生,能否重新获得选民的信任,仍然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

第二,对国民党内部团结仍有隐忧。

吴敦义接管国民党后,国民党内部各派的团结统一问题有了一丝曙光。

吴邦国具有优秀的政治素质和较强的执政能力,被认为是当前国民党的“最大公分母”,可以尽可能避免国民党内部的分裂和瓦解。

然而,人们普遍认为,虽然国民党“表面上友好”,但内部矛盾正在逼近,特别是“深蓝”党和“浅蓝”党之间由于对国民党未来发展道路的分歧而产生的矛盾,很难在短时间内弥合。

对于国民党高级官员来说,要想出一条得到党内大多数人赞同的大陆政策路线,并有效地弥合党内的路线分歧,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三,我们无法应付民进党的追求。

民进党上台后,充分利用其执政权力,先后通过《党性处理不当条例》和《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对国民党进行政治清算。国民党似乎永远不会积压自己。

面对政治对手的清算和镇压,国民党希望通过“宪法解释”来捍卫自己的权利。然而,“立法会”的议席数目尚未达到三分之一。因此,现在的国民党成了一把被践踏的“军刀”。

一方面,国民党丧失了大量党性,无力支付工人工资,党在最基本的工作中面临困难。另一方面,整合地方派系的资源甚至更少,所以向前迈出的每一步都可以说是“挣扎”。

第四,2018年选举的考验即将到来。

2018年“九位一体”选举是2020年“大选”的前哨,也是国民党能否从谷底反弹的关键战役。

目前,岛上大大小小的政党都已经开始为一场大战而战。

然而,从国民党目前的布局来看,支持者有些担心。

目前,国民党还面临着“热县市拥挤,头破血流”和“冷县市不问”的老问题。在新北、台北等地,国民党面临党内激烈竞争。它能否产生最有可能赢得选举的候选人,真正考验了领导人的政治能力。

然而,虽然一些候选人出现在高雄、台南等“劣等区”,但提名过程相对缓慢,基层支持者担心“实力已经很弱,如果不能早点分配,胜出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对国民党来说,台湾的发展道路并不平坦。

国民党不仅需要在短时间内带领其支持者走出2016年一次又一次选举胜利的阴影,还需要不断创新,积累岛上大多数人的支持。任务非常艰巨。

这个“百年老店”是会卷土重来,在未来重新掌权,还是会崩溃并继续下沉,都在等待答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