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策奖得主谈中国的野草

当晚晚些时候,普利策奖获得者伊恩·约翰逊(IanJohnson)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新书《野草》(WildGrass)的介绍会上分享了他对中国的第一手知识以及草根民众改变中国现状和前景的动力。

伊安.约翰逊现任华尔街日报驻德国总编。伊恩·约翰逊目前是德国《华尔街日报》的主编。

1994年,他作为《巴尔的摩太阳报》的记者常驻北京,并在中国工作多年。

其中,他因报道恐怖主义问题获得了2001年普利策国际新闻奖。

人们感觉中国的变化没有改变。约翰逊说:“每次我去北京或上海,我都找不到北方,因为那里重建了街道和新建筑。经济正在发生变化。”

与此同时,他也有一种没有改变的感觉,那就是“一种根本性的停滞,一个正在经历经济变革的社会与一个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一直存在的政治停滞的体系之间的紧张关系。”

至于新闻媒体,“多年来,中国政府对媒体的限制并没有从根本上放松。”

他认为,没有“有意义的政治改革”,人们在他们面前看到的稳定是“脆弱的”。

约翰逊说,你今天想问一下中国人民对“政治”的态度。表面上,普通人经常要求你不要谈论它。答案是:“没有关心,就没有兴趣”。

然而,从本质上讲,中国人最关心的话题“腐败”,以及由此引发的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将不可避免地产生非常深远的政治影响,特别是当自身权益受到损害时的集体行为。

例如,强迫驱逐,当他们没有房子可住或生活不如以前时,他们自然会想到最基本的权益和有意识的权利保护行动。

在三个故事《野草》的后面,他讲了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关于马文林,一个自学法律并想成为政府法律工作者的小镇教师。“马老师”代表当地农民对政府部门非法征收税费提起诉讼。尽管诉讼程序完全合法,但被当地法院完全驳回。最后,他被警察毒打,打掉了13颗牙齿,被判5年徒刑,进了监狱。

第二个故事的主角是方芳。他是一名优秀的建筑学生。由于2008年奥运会,北京政府强迫当地居民搬迁。他调查并追踪了这起案件,帮助23,000户重新安置的家庭准备好了良好的法律文件。结果,引发了一系列连锁效应。

第三个故事讲述了58岁的祖母陈子秀的故事,她因从事恐怖活动而遭受酷刑并被杀害,她并没有放弃“真正宽容”的信念。约翰逊因其对故事的深入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

谈到镇压恐怖分子,约翰逊说,这是中国缺乏真正公民社会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说,1999年4月25日在中南海的请愿似乎引发了镇压,但如果几年前人们能够有一个公开讨论和辩论恐怖分子的环境,以便双方都有发言权,请愿和残酷的镇压就不会发生。

事实上,这也反映出,在历史上,日本对于一些严肃的话题和出版物一直缺乏一个公平而广泛的讨论机制,媒体也受到了“束缚”。

媒体可以将一个省、一个工厂或一个村庄的腐败“坏苹果”报道为孤立事件,但如果他们真的报道反映系统系统的问题,他们将被禁止。

野草在中国介绍会的最后,约翰逊阅读了他《野草》中的一段,是关于如何准备一起涉及2万3千人的集体诉讼,也就是书中的第二个故事。

其中幽默精彩的叙述不时引起观众的微笑。

在下面的问答中,一位名叫苏珊的听众认为中国有问题,但也有发展。为什么他选择讲述三个看起来“不幸而消极”的故事,尽管她相信这些故事是真实的。

约翰逊回答说,他不认为这些故事是“负面的”,因为它们表明普通中国人已经开始认真对待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除了食物和衣服,人们开始要求更多,并从中看到希望。

在采访中国各地的基层民众时,他感觉到了一种暗流般的变化。类似公民社会的意识和行为在中国人中间自上而下地发生着,像野草一样蔓延、回响、生根、蔓延和生长。这是他写《野草》的初衷之一。

尽管一些为农民和重新安置的家庭等视障群体直言不讳的“农民英雄”和“维权者”由于朝鲜缺乏司法独立而被关进监狱,但集体抗议行动的社会影响,如由此引发的10,000人的联合签名,不可低估。

一方面,约翰逊不想给人留下中国政府瘫痪的印象,因为许多高级政府官员也在试图寻找出路。但另一方面,他也在十多年前阅读的《燃烧的森林》(The Burning Forest)中提到了西蒙利对朝鲜末日的“精彩”描述。在文章中,“朝鲜”被描述为“一只死狗漂浮在河上,浮在浮肿的肚子上而不下沉,只等着有一天碎成碎片沉入河底,被水冲走”。

约翰逊笑着补充道,因为“15年后,朝鲜仍漂浮在水面上,尚未灭亡”,他仍然“更聪明”,不想对此做出更多的预测和评论,尽管他仍然认为中国目前的稳定“非常脆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