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杨长城

3月4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沈万鸿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长城在其住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杠杆化并不是为了消除杠杆。只要杠杆是适度的,杠杆足以用于任何金融投资或工业投资,这就是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特征,去杠杆化不是为了消除风险或消除风险。

金融市场必须有风险,所有金融机构都必须承担风险。

今年你提出了什么建议?杨长城:我的建议主要是建立新经济的统计体系。传统经济体系中统计数据的不足严重影响了人们对经济运行和经济发展战略的理解。例如,我们经常听到用规模以上的工业增加值和规模以上的工业利润来表示经济运行体系。

事实上,中国的工业只占40%,服务业占50%以上。然而,目前我国经济统计体系中的服务业指标体系并不完善。光看工业很难反映整体经济形势。有许多缺点。例如,一些地区提到发展可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但是如何衡量和理解它呢?这在经济学中很有争议。建立新经济的统计指标体系非常重要。

:如何看国企混改的问题,央企的改革,为什么东航、联通会成为标杆?杨成长:国企改革的方向已经非常明确了,国有资产体制的改革和国有企业运作的改革是一体化了。如何看待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国有企业的改革,以及为什么中国东方航空和中国联通将成为基准?杨长城: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非常明确。国有资产制度改革和国有企业经营改革相结合。

我们要强调国有企业的资产经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强党的领导,实行混合所有制。所有这些方向都很明确,并将在今年稳步推进。

除了国有企业改革,你对民营企业的发展有什么看法?杨长城:我们应该关心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的改革。

我们过去认为应该重视国有企业的改革,而忽视民营企业的改革。

由于体制问题,私营企业的发展停滞不前或经历了其他变化。所有的目光不仅应该集中在国有企业的改革上,也应该集中在私营企业上。

许多私营企业是家族所有的私营企业。如果我们想继续增加投资,这个家庭就必须承担风险。

为什么我们需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现代企业制度最本质的特征是资本社会化,让社会承担企业的投资风险。

如果允许他进行技术改造和产品升级,许多私营企业将不可避免地面临风险问题。

因此,民营企业的家族化和产权社会化的缺失是民营企业发展的致命弱点。

我们不仅要改革国有企业,而且要改革民营企业的主要制度。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本质应该是实行现代企业制度。现代企业制度是市场经济中最基本的企业制度。这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发明,会有问题。

近年来,我们看到私营企业的发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民营企业的体制改革和技术进步还存在问题。

如何看待企业破产问题?杨长城:我们每天生产1万多家企业,每年生产数百万家企业。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摆脱了破产不好的想法。

我们应该看到破产是一种保护企业家利益的措施。应该从积极的角度来理解破产。

企业的破产与企业的成长是一样的,这是企业自身经营的自然规律。

如何看待股市的下跌?我什么时候能走到尽头?杨长城:资本市场去杠杆化的方向与实体经济去杠杆化的方向相同,去杠杆化并非没有杠杆。任何金融投资和工业投资都是现代金融体系的基本特征,只要杠杆是适度和适当的。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去杠杆化不是为了消除杠杆,也不是为了消除风险或消除风险。

金融市场肯定有风险。金融机构必须在可控和可衡量的范围内管理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金融还是实物,降低风险的去杠杆化仍在进行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