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为什么中俄天然气协议难以达成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第一天,中国和俄罗斯承诺深化能源合作,但未能就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达成最终协议,这表明价格差异仍然是这项拖延已久的协议的主要障碍。

普京将达成这项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协议作为他为期两天的上海之行的重中之重。在上海,他和习近平主席将出席地区安全峰会。

中俄天然气交易已经谈判了10年,如果达成30年的协议,可能会促使俄罗斯国有天然气巨头欧罗巴兹普罗姆(OAOGazprom)将其战略重点转移到亚洲,而此时欧洲正试图摆脱俄罗斯的能源控制。

由于担心乌克兰危机会导致俄罗斯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欧盟正在加快寻找替代天然气来源的计划,并试图阻止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扩大其欧洲业务。

牛津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埃尼基耶夫(Enikeyev)表示,俄罗斯迫切需要与中国达成协议,因为它需要向布鲁塞尔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表明,俄罗斯已经朝着经济盈利迈出了一步,并找到了天然气的新市场。

然而,价格因素已经成为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主要障碍。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中俄领导人周二会晤后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俄罗斯应尽快开始向中国供应天然气。

然而,两国尚未宣布任何实际交易。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列克谢米尔(AlexeiMiller)表示,俄罗斯没有放弃达成协议的努力。

他说谈判正在进行,双方都在寻求达成妥协。

中国中央电视台晚间节目报道称,习近平对俄中关系表示赞赏,但没有提供谈判现状的最新细节。

在中国国家广播电台的录音讲话中,习近平表示,他不能满足于现有的成就,而是应该坚定不移地推进各领域的合作,不断取得更大的成果。

即使俄罗斯和中国官员就价格达成一致,以确保未来的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命运仍可能与欧洲市场密切相关。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供应欧洲30%的天然气,其中约一半通过乌克兰运输。

俄罗斯天然气的价格由政府补贴,因此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需要用对欧洲更高的出口价格来弥补国内市场的低价。

该公司去年向欧洲出口1740亿立方米天然气,利润21亿卢布(约6000万美元),远远高于向国内市场销售的份额。

该公司在中国销售了2430亿立方米天然气,但利润为7.94亿卢布。

另一方面,如果俄罗斯和中国达成供应协议,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实施。

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Novak)在3月份表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可能从2019年或2020年开始向中国供应天然气。

与目前对欧洲的出口量相比,最初的天然气出口量非常小,大约每年380亿立方米。

即使像俄罗斯希望的那样,出口量可以增加到600多亿立方米,这个数字也只是目前对欧洲出口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欧洲的出口去年增长了15%,达到1743亿立方米,为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根据资本经济公司(CapitalEconomics)的数据,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约占该国总出口的10%,俄罗斯政府收入的6%来自天然气出口。

布鲁塞尔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MarshallFund)分析师克里斯汀·贝吉娜(KristineBerzina)表示,俄罗斯政府严重依赖这部分收入来满足其最低社会责任,并支付教师、医生和退休人员的工资和养老金。

长期以来,中国和俄罗斯一直公开赞扬彼此的关系,以制衡美国,实现两国所谓的建立多极世界的目标。

然而,几十年前,两国之间不信任的根源已经被埋葬,这也阻碍了两个邻国之间的关系。

俄罗斯渴望利用中国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获利,尤其是在一些欧洲买家的需求近年来有所下降的时候。

中国希望更多地利用这种更清洁的燃料来遏制空空气污染。

中国的许多城市正遭受污染。

特别是,北京与俄罗斯天然气官员之间的谈判受阻,原因是北京愿接受Gazprom的要求。尤其是,北京和俄罗斯天然气官员之间的谈判受阻,因为北京愿意接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要求。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坚持使用长期使用的方法将天然气价格和目前很高的石油价格联系起来。

贝茨纳说,莫斯科希望中国购买的天然气价格能达到欧洲支付的水平。然而,中国很难接受莫斯科坚持将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挂钩。中国希望价格会更低。

一些能源专家在普京访问中国大陆之前表示,中国可能希望在与莫斯科的谈判中坚持降低价格,尤其是在全球天然气供应大幅增加的情况下。

中国也在寻找替代天然气供应商,如土库曼斯坦。

与此同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欧洲扩张的野心也遭到了抵制。

该公司卷入了与乌克兰的天然气价格纠纷,并威胁要切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

此举可能导致欧洲天然气供应的中断。

该公司为乌克兰政府设定了截止日期,要么在本月底前支付约35亿美元的天然气欠款,要么通过支付预付款购买该公司的天然气。否则,如果乌克兰继续拒绝支付天然气费用,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可能会被切断。

今年3月,欧盟拒绝了莫斯科通过澳普输送天然气的请求,澳普是一条通过德国将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捷克边境的管道。

此外,俄罗斯提议修建一条160亿欧元的南溪天然气管道,绕过乌克兰,将俄罗斯天然气通过黑海输送到意大利,但欧盟也搁置了对该管道给予监管批准的讨论。

欧盟领导人计划在6月份举行会议,讨论包括改善欧洲能源基础设施、赋予欧盟委员会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谈判价格的更大权力以及在寻找其他能源供应地点和供应商方面的更大灵活性在内的提议。

中国彩票星期五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也是欧盟监管机构一项重大反垄断调查的目标。

调查是在2011年9月欧盟监管机构突袭该公司办公室后发起的。

今年早些时候,欧盟反垄断专员若阿金·阿尔穆尼亚(JoaquinAlmunia)警告称,他准备正式起诉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因此提起的法律诉讼可能会导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面临巨额罚款。

然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阿尔穆尼亚将谨慎行事,防止当前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的局势升级。

此外,欧盟一直不愿意将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的制裁扩大到能源部门。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欧盟都感受到了它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副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夫(AlexanderMedvedev)近日表示,该公司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占欧洲总消费量的三分之一,但该公司也严重依赖欧洲的收入,这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

他表示,该公司将尽一切努力确保其客户获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天然气供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