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兰私人赠款:特朗普陷阱欺骗人民,可怜自己

3月2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展示特朗普签署的正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的公告马晓霖3月27日,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要求安理会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戈兰高地问题以及“安理会成员国赤裸裸地违反相关决议”。

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对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拥有主权,进而在大幅度调整耶路撒冷问题政策基础上,再次颠覆美国传统做法。

尽管特朗普此举进一步密切了美以关系,甚至有助于以色列右翼阵营赢得4月9日的大选,但是,这种背离国际法理的任性、粗暴和短视行为,不仅严重损害叙利亚的主权与领土完整,也将伤害美国中东利益,而且不利于以色列与周边国家实现长久与公正的和平,堪称作茧自缚,坑叙坑美又坑以。

戈兰高地:美国私授他国领土引发抗议25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并馈赠大礼,签署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公告。

签字仪式前,内塔尼亚胡对特朗普大加赞赏,称其为犹太人民的“勇敢捍卫者”,并说“以色列从来没有过比你更好的朋友。

”4天前,特朗普曾在推特预热称,“52年过去了,美国是时候完全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了。

该高地极具战略价值且对以色列国家安全和地区安全非常重要”。

当天,内塔尼亚胡发推感谢说,“在伊朗试图利用叙利亚作为摧毁以色列的平台之际,特朗普总统大胆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感谢特朗普总统。

”他随后打电话给特朗普夸赞他“创造了历史”。

据悉,这个决定不是特朗普本人的一时冲动,是他及安全和外交团队的集体决定,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国家事务顾问博尔顿、总统特别助理库什纳,也是其“先破后立”独特外交风格的又一次体现,甚至是为了着眼于连任竞选而讨好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提前下注。

蓬佩奥上周访问中东时对黎巴嫩一基督教电台称,这一决定是“历史性的、大胆的”,“上帝派特朗普来保护以色列”。

众所周知,库什纳不仅是犹太人和特朗普的女婿,还是其主要外交智囊,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弗雷德里曼也是知名亲以人士,在他们的共同影响下,特朗普日益清晰采取全面倒向以色列的中东政策。

CNN网站21日曾称,这是特朗普对以色列采取的“最新、存在争议的单方面行动”,与美国长期奉行的政策背道而驰。

CNN援引前国防部长帕内塔的话说,此举不仅表明特朗普公开为内塔尼亚胡竞选站台,影响以色列大选结果,还将引发许多担忧。

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站25日评论称,特朗普改变了美国50多年来的立场,也让美国与现今国际社会的主流意见相左。

国际舆论普遍抵制特朗普政府这一做法。

除叙利亚政府给予谴责和拒绝外,阿拉伯国家联盟称,美国的行为严重违反国际法,阿盟坚决重申叙利亚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

沙特等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明确谴责美国的“偏见”政策。

巴解组织表示,美国这一表态可能引发流血冲突。

伊朗称美国态度改变不了戈兰高地属于叙利亚的事实。

土耳其谴责美国继续在中东制造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联合国副发言人哈克称,“安理会决议以及联大相关决议对此都有非常具体的阐述,戈兰高地地位没有改变。

”中国、俄罗斯、欧盟也均反对绕过或违反安理会决议改变戈兰高地法律地位。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1920年根据英法“赛克斯-皮科协议”脱离奥斯曼帝国而独立时即拥有的土地。

1947联合国181号分治巴勒斯坦决议出台后,以色列国始与叙利亚拥有共同边界,其中,戈兰高地不仅是叙利亚西南重要屏障,而且是以色列主要水源加利利湖的水源径流之地,并对以色列北部平原地区构成战略威胁。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发动闪击战击败埃及、约旦和叙利亚,夺占戈兰高地等阿拉伯领土。

当年11月,安理会通过242号决议,敦促以色列撤出包括戈兰高地在内的被占领土,但遭到以色列拒绝。

1973年10月6日,埃及与叙利亚联合反击以色列试图夺回被占领土,但以色列取得最终胜利并巩固了对戈兰高地大部分约1200平方公里的控制权,兵锋直指60公里外的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10月下旬,安理会通过338号决议,敦促各方执行242号决议,依然被以色列抵制,但双方在联合国维和部队监督下维持着半个世纪的不战状态,还曾就归还戈兰高地进行过10年谈判。

打破禁忌:小算盘害人害己遗患无穷无论内塔尼亚胡的肉麻吹捧,还是蓬佩奥的福音书式自嗨,都是美以两国政府一时自娱自乐。

特朗普此举看似有恩于以色列并助力他和内塔尼亚胡的竞选,但是,从长远看存在一系列消极后果,是典型的害人害己短视行为。

首先,此举违反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原则。

联合国宪章等现代国际法体系拒绝通过侵占和武力等方式强取他国土地,提倡尊重和维护联合国成员国的主权、领土完整与安全。

尽管以色列于1981年宣布吞并戈兰高地,但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几乎一致拒绝这一非法决定,并要求各方通过谈判实现“以土地换和平”。

其次,此举明显颠覆美国传统中东政策。

众所周知,无论是导致巴勒斯坦分治的联大181号决议,还是倡导阿以结束冲突并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历史争端的安理会242号和338号决议,均是美国主导出台的国际法文件,是美国历届政府处理中东问题的基本法则和政策红线,也被认为是解决中东争端的法理依据。

其三,此举严重破坏美国推动中东和平的长期努力。

无论是冷战时期对中东冲突各方的调解与斡旋,还是1991年后启动的马德里全面和平谈判,美国一直试图结束阿以领土之争,并成功促成以色列与埃及、约旦和巴勒斯坦的彻底或部分和解,还说服叙利亚、黎巴嫩与以色列举行过数年的和谈,美国由此作为冷战后中东和平进程唯一监护国的地位得到各方公认。

<p>特朗普宣布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无疑埋葬了叙以和谈前景,也进一步埋葬了美国的中立及斡旋者角色。

其四,此举严重伤害美国国际形象。

联合国为核心的现代国际关系体系是美国一手推动、建构和长期维护的安全秩序,而维护主权国家领土完整是构成这一体系最基本要素,也为美国所长期身体力行。

1991年。

美国率领多国部队解放科威特并结束伊拉克的非法入侵、占领和吞并;2014年俄罗斯策动克里米亚通过公投脱离乌克兰而并入俄罗斯后,美国一直主导西方国家实施制裁与封锁。

上述均为美国维护一国主权之国际实践。

但是,在戈兰高地归属上采取相反立场,使美国陷入双重标准、前后不一和认亲不认理的舆论和道德困境,严重损害其“世界领导者”和“负责任大国”的自诩与人设。

其五,此举将进一步激励武力相向而使世界更加混乱。

当今世界动荡与战乱频生,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思潮泛滥,国家间、民族间乃至文明间摩擦与冲突持续不断,中东争端延续至今,不仅是旧国际关系体系的孽债,还是当代国际关系的怪胎,其核心为阿以领土之争。

特朗普支持以色列非法扩建定居点、独占耶路撒冷和吞并叙利亚戈兰高地,实属火上浇油,鼓励黩武政策,推行丛林法则,奖赏弱肉强食,进而使更多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失去对国际法和文明法的敬畏,将世界推向更为迷信暴力与战争的危险境地。

其六,此举必然伤害美国与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关系而自我孤立。

特朗普执政后,不仅颠覆奥巴马与阿拉伯及伊斯兰世界积极和解的政策,推出“限穆令”,还采取一边倒的亲以色列和压制巴勒斯坦措施,如今又牺牲叙利亚国家和民族利益来满足盟友之私,进一步刺激阿拉伯民族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为中东根深蒂固的反美、反以和反西方保守、激进和暴力思潮提供新的肥料,并倒逼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政府疏远美国,瓦解国际反恐联合阵线,也必然使美国正在筹建的“中东版北约”彻底流产。

其七,此举也许长以色列一时威风,但将伤害以色列和犹太人长远利益。

从表面和眼前看,美国力挺以色列吞并戈兰高地,固然使以色列对安全更有信心,甚至帮助以色列右翼势力赢得大选胜利。

但是,从深层和长远看,此举无疑于助纣为虐,公开帮以色列夺占更多阿拉伯领土,固化和凸显以色列好战、扩张和为所欲为的国家形象,使以色列在中东成为永久孤岛。

从国际层面看,此举还将恶化犹太民族形象,强化基督教话语中有关犹太人贪得无厌的成见和偏见,并削弱犹太民族因为历史苦难而引发的国际同情,使反犹主义获得更大的社会舆论。

因此,无论对美国还是以色列的战略利益而言,特朗普这一中东新政,是典型的“高级黑”和“低级红”,最终会得不偿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