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过热与结构性问题

中国经济过热仍然是2006年中国政府和全球经济学家密切关注的问题。

经历了上半年超高的经济增长后,中国经济增长在下半年放缓。

因此,中国的一些官方和半官方研究机构对经济降温提出了乐观的估计。然而,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和政治结构中的一些深层次因素表明,管理经济过热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白热化的经济增长自2003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为经济降温,但从未能有效抑制过热的经济增长。

2006年上半年,经济发展呈现出10年来从未有过的超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0.9%,第二季度增速高达11.3%。

白热化的经济增长以及相关的固定资产投资和外汇支付之间的严重失衡,令北京领导人吓得一身冷汗。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0月中旬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中国政府多年来努力控制固定资产和货币信贷投资规模的基础不牢固,国际收支不平衡正在加剧。

美国匹兹堡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Thomas Rosky)在回顾今年上半年中国超高速的经济发展时表示,过热的经济增长已经引发了一系列足以让中国领导人不舒服的问题。

他说:“中国中央政府担心经济增长率过快增长,特别是固定资产投资规模。

领导人担心对一些关键项目的投资以及许多银行贷款可能无法偿还,这增加了银行的坏账。

他们还担心许多工业部门产能过剩,这是中国政府需要担心的敏感问题。

“控制固定资产投资是最大的问题。无法有效控制固定资产投资是北京方面控制经济过热努力中最困难的问题之一。

今年前八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9.1%。在政府的压力下,中国各地固定资产投资的实际规模仍然高于经济学家的总体预测。在一些地区,城市房地产开发失控。

加拿大约克大学商学院教授伯纳德·沃尔夫(Bernard Wolfe)今年夏天访问珠江三角洲地区时,被那里过热的房地产投资深深打动。

他说:“我注意到有大量高层公寓已经达到市场饱和水平,只能闲置,不能在那里出售。

建筑商在这些高层建筑上用大写字母写下了电话号码,广告上写着:“这个电话会让你拥有这座大厦”。

显然,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严重供过于求的状态。

“北京的高层官员已经发布了一系列收紧措施。房地产开发热潮带动的固定资产过度投资的高风险引起了北京高层官员的关注,促使政府从今年8月开始实施一系列收紧措施来冷却固定资产投资,主要包括在土地开发和贷款审批权方面采取严厉措施。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0月中旬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四季度和明年宏观调控的重中之重是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优化投资结构,实施各市收紧房地产开发政策。

政府大力控制土地开发审批,银行收紧货币政策,限制贷款发放,央行今年两次上调贷款利率,最终控制上半年投资热潮和增速。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0.4%,比第二季度的11.3%有显著下降。

预计第四季度的增长率将进一步降至10.3%左右,从而使2006年的经济增长率保持在10.6%。

控制经济过热有效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刚刚发布的研究报告对经济过热的管理持更加乐观的观点。

该报告预测今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9.62%,低于2005年以来的平均水平。与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相比,这表明经济明显降温。

报告进一步认为,如果当前稳健的财政货币政策继续下去,政府有选择地采取行政紧缩措施,明年下半年经济增长将继续,国内生产总值(国产总值)增速将回落至9.25%。

美国匹兹堡大学中国经济专家罗斯基认为这一预测可能过于乐观。

他指出,中国经济体制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阻碍了中国政府有效防止经济过热。

他说:“这些问题包括一系列因素。首先,地方政府很难控制它们。其次,为了控制人民币汇率,银行利率必须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最后,尽管政府有意加息,但脆弱的银行体系限制了加息作为限制投资大门的作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