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化高新6000万利润被罚后,股票限价行业呼唤资本市场更高的非法成本

习记者肖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又添一例。

8月28日晚,风华高科(000636.SZ)公告披露收到广东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由于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董事会及监事会决议,风华高科被处以警告处分及40万元罚款,此外还有25名相关管理人员被处罚。

风华高科在2018年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年后被认定在2015年年报、2016年半年报及2016年年报中存在虚假记载,其中2016年半年报虚增利润6192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0.21%。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风华高科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接受证监会的行政处罚结果,不会提起申辩。

极力掩饰的应收账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风华高科开展贸易业务时,由于四家公司未能支付货款及清偿债务,在催收无果后,为了解决应收账款账目挂账问题、延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时间,风华高科开始在美化财务报表上动起了心思。

风华高科采用的方式之一是购买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委托券商发起的理财产品,再借由另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中转操作,使购买理财的款项最终全部转回上市公司;二是通过一案外人实际控制的公司,将风华高科的部分应收账款以八折的价格收购,而这家公司所支付的受让款,其实归根结底也是风华高科自己的资金。

通过这两种方式,风华高科分别在2016年3月及2016年12月对合计6300万余元的应收账款进行了处理,最终导致其2015年年报披露内容与实际不符、2016年半年报及年报虚增利润。

其中,虚增利润的金额均为6192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60.21%和33.05%。

此外,由于年审机构对风华高科的2017年年报内部控制出具否定意见,风华高科需要对此前的会计差错进行更正和追溯调整,并因此增加了董事会和监事会议案。

但事实上,风华高科并未及时披露与这些事项有关的决议。

因此,广东证监局认为,风华高科及相关当事人的行为违反证券法,并对风华高科做出了警告及40万罚款的处罚,并对25名责任人分别处以3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罚款。

利空消息反涨停风华高科于1996年登陆深交所,主要业务为研制、生产、销售电子元器件和电子材料等产品。

由于近几年的营收高速增长,风华高科也被认为是一只绩优白马股。

但风华高科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6.14亿元,同比下降22.44%;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98亿元,同比下降27.98%。

而风华高科此前在2016年至2018年的半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9.5%、186.67%和312.06%。

对此风华高科解释称,这是由于行业高位回落、市场去库存以及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等综合因素,导致全球电子元器件行业及产品价格理性回归,公司主营产品片式电阻器、MLCC(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电感器等产销量同比下降。

而即便在8月26日晚发布了业绩并不亮眼的半年报、在8月28日晚发布了广东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风华高科的股价却在8月29日高开4%,随后更是封死涨停板。

虽然在8月30日股价又下跌7%,但爆雷后股价反涨的剧情还是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联储证券温州营业部总经理胡晓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不仅仅是风华高科,康美药业以及曾经暴力抗法的深大通等都走出奇怪的走势。

从监管角度来看,对上市公司违法的监管越来越严,但是处罚力度还是过轻。

他认为,以美国为例,对不符合条件的上市公司坚决退市,对于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行为,实控人将面临最高20到25年刑罚,罚款金额最高达500万美元,极大的震慑了违法分子;同时鼓励并重奖举报,注重投资者保护,使上市公司的违法成本大大提高。

在这种情境下,公司爆出负面新闻但股价上涨的这类奇葩事件才能从源头上得到杜绝。

“尽快修改相关法律,提高违法成本,才是牛市基础。

”胡晓辉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