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地下组织与资本家之间的矛盾面临爆发

这场运动在中国香港引发了另一系列隐藏的矛盾,包括中国香港的共产党力量和当地资本主义财团之间的矛盾。

一些批评者认为,经过20年的忍耐,中国香港的左翼分子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策略。

这场运动在中国香港引发了另一系列隐藏的矛盾,包括中国香港的共产党力量和当地资本主义财团之间的矛盾。

一些批评者认为,经过20年的忍耐,中国香港的左翼分子可能会采取更激进的策略。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香港的主要外围组织——香港工会联合会(FTU)主席吴秋蓓上月中旬在其个人脸书页面上发帖批评中国香港的富商李嘉诚。

他说他在中国香港获得了很多财富,但他呼吁年轻人宽大处理,继续垄断中国香港的财富。

他的脸书页面上也贴出了一幅漫画,李嘉诚的头上贴着“蟑螂王”的字样。

蟑螂是中国香港左派和一些中国香港警察辱骂抗议者的同义词。

中国香港工会联合会实际上是由中国香港直接控制的外围组织,也是中国香港依赖的传统目标。

中国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邵(音)表示,1997年主权回归中国香港后,香港严重依赖本土大资本家,引起了左派的极度不满。

中国香港的左翼非常愤怒,因为中央政府要求中资企业不允许工人运动,甚至他们投票取消工人集体谈判的权利。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右翼工会和工会成员大幅增加,而左翼FTU势力减弱,这使他们非常不满。

工人运动从一开始就在中国香港开展。早期的省港罢工和中国香港海员罢工都是动员和组织起来的。

中国香港工会联合会是1967年中国香港左派起义的主要行动组织,许多关键成员被逮捕和监禁。

然而,在接管中国香港后,它主要依靠大资本家来治理中国香港,但与左翼工会的矛盾一直潜伏着。

1997年,有一项四资本政策,即持有英国资本、吸引外资、稳定中国资本和发展中国资本。

这是许家屯(前中国香港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国香港社长)在回忆录中说的。这是许家屯(前中国香港工作委员会秘书兼中国香港主席)在回忆录中所说的话。

许家屯在1997年前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团结所有中国资本家。

1997年以后,中国香港在中国大陆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与中国的经济增长有着很大的关系。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香港的主要大型房地产集团在中国的投资和资产中占40%以上。

中国香港资深媒体人士程响认为,中国香港左派的激烈声音与他们自己的经济政策转向左翼有很大关系。

人们认为,中国香港的社会应该改革,以更符合意识形态。

他们认为中国香港的问题在于极端资本主义,老百姓买不起房子,所以他们向政府发泄不满。

上月,政法委微信公众发布了一篇直接批评李嘉诚的文章,称中国香港的房地产霸权导致了中国香港的社会不稳定,李嘉诚应该对此负责。

中国香港总工会主席吴秋蓓本人就是毛派。他认为毛泽东对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生日应该是中国人的圣诞节。

程响认为,北京政策的左转将不可避免地引起中国香港的左派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并增加中国香港未来的社会不稳定。

中国香港总工会主席吴秋蓓是毛泽东主义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