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企业借银行渠道卖酒的潜规则揭示了白酒存款的缺失路径

经过一年半的等待,酒精和鬼魂导致的一大笔钱的神秘失踪终于取得了新的进展。

8月18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就九桂九公司1亿元资金诈骗案举行听证会。六名被告,包括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行长方镇和首曼江,被控合同欺诈。

据记者了解,这是近年来第一起大量资金被许多白酒企业举报失踪并举行正式听证会的案件。

值得思考的是,巨额资金嫌疑人是如何悄悄地把它据为己有的。白酒企业大量资金频繁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葡萄酒公司银行存款和幽灵中国葡萄酒行业第一起可疑的巨额资金失踪案已经正式结案。多次卷入大量银行失踪案的许多葡萄酒公司最终进入了司法程序。

据记者了解,大量酒类和幽灵酒类账户的消失是在2014年初作为一项公开声明进入公众视野的。

根据与九桂九相关的公告,2013年11月29日,公司子公司九桂九供销有限公司在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分行华丰路支行开立了一个名为“九桂九供销有限公司”的活期结算账户,存款总额为1亿元。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月后,公司从账户变化中得知,公司存入的1亿元已经“消失”,账户中只剩下1176.03元。

根据交易的具体细节,犯罪嫌疑人通过“零存整取”窃取了1亿元资金。

具体情况是,2013年12月10日和11日,一名犯罪嫌疑人在其账户中存入200元和300元,后来从供销公司转账3500万元。

同年12月12日,犯罪嫌疑人在账户中存入500元,并通过同一柜台转账3500万元。

第二天,也就是13日,同一嫌疑犯又从供销公司汇了3000万元。

8月18日,据湘西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寿满江、罗光、陈沛铭、唐红星、郭贤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银行工作人员勾结,利用购酒存款贴息为诱饵,骗取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信任,然后采取盗盖印章手段,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1亿元存款非法转出并占有。8月18日,根据湘西自治州人民检察院的指控,2013年11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寿满河、罗广、陈培明、唐红星、郭贤斌与银行工作人员勾结,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购酒存款贴息为诱饵,骗取酒类供销有限公司的信任,然后以盗印的方式非法转出并占有酒类供销有限公司的1亿元存款。

根据指控,被告方珍作为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行长,知道寿满江、罗广等人利用非法手段骗取客户存款,积极策划获取个人利益,并利用自身权力提供帮助。

在8月18日、19日和20日为期三天的审判中,六名嫌疑人都否认犯有检方指控的合同诈骗罪,称此次行动是九桂九公司以“买酒+借款+贴现利息”的方式进行的资本业务。此前,他们还将“收益”三次存入九桂九公司的指定账户,共计1940万元,资本收益高达近20%,双方在这种模式下进行了多次合作。

8月20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8月21日,记者致电九桂九证券部,询问“购酒+贷款+贴现”模式的“非阳光”基金运作情况。然而,截止到最后期限,他仍然没有收到证券部的答复。

与此同时,记者还多次致电公司董事会秘书张茹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该电话仍未得到回复。

业内人士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在没有公司正式程序的情况下,更不用说重复大额转账,即数万元的小额取款至少要经过四个环节,包括出纳开票、会计审核、主管审核和主管审批。其中支票、财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章、财务经办人员章均齐全,银行后台人员也将进行比对。

业内人士表示,盗窃存款最有可能是“业内人士”所为。

除了时任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行长方镇利用职权提供帮助外,还有酒商甚至酒业公司内部人士。

事实上,大量银行存款神秘失踪并不是九桂九的案件。泸州老窖去年也发生过很多事情,其他地方奇怪的银行账户失窃也是如此。

公共信息显示,2014年泸州老窖发生了两起类似的奇怪事件,其中巨额账户消失。这两起事件发生在2014年10月左右。异常事件为中国农业银行长沙辛颖分行1.5亿元存款和中国工商银行南阳中州支行两个账户。

今年1月,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今年1月10日,泸州老窖宣布该公司在工行中州支行的1.5亿元存款到期,但该行以存款被公安机关冻结为由拒绝支付。

许多酒类公司在其他地方一再遭受存款损失的原因是什么?一位熟悉白酒企业销售和经营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这是近两年白酒行业的整体下滑。许多白酒企业已经开始与所在地区的经销商和银行合作,通过贷款销售白酒,以提高业绩。因此,白酒企业、代理商和银行在签订合同时都是相互制约的。最后,在三方的争论下,他们变成了一个混乱的账户。

“这种销售模式在业内已经很普遍,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银行想要拉大葡萄酒公司的存款,就需要帮助酒厂销售葡萄酒,这几乎是白酒行业一个公开的潜规则。

一家白酒上市公司的高管表示,过去,白酒企业和银行在黄金十年一直是“自成一体”的默契。一方面,银行消耗大量的酒,另一方面,他们利用自己独特的大客户资源向酒类公司出售酒类。

在采访中,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酒公司高管也承认,白酒公司利用存款和银行合作参与银行的财务管理和投资,双方均享有较高的利率。

在这一点上,许多企业选择在外国银行开户的原因也非常明显。

对此,业内长期关注此案的人士直言不讳地表示,虽然法院目前尚未宣判,但随着案件的进一步审理,今后酒类公司在其他地方开设额外账户和财务系统的管理将更加规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