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款产品亮相后,周弘毅和库派就分道扬镳了。谁有最终发言权?

在“陌生而凉爽的爱情”改变之后,周弘毅终于撕开了平静的表面。

9月8日上午,乐视推出后,360正式宣布库牌违反合同精神,破坏了与360的合作关系。360已经书面通知科威特石油公司,要求后者购买合资公司的股份。

然而,库派否认了这一点,称360的指控毫无根据,该公司的一名高管还表示,乐视在持股的整个过程中都获得了周弘毅的同意,这使得抵制行动更加复杂。

在此之前,关于双方不和的消息已经很吵了。

值得注意的是,Qiku品牌的第一个产品发布几乎是360个。后来成为股东的乐视反而显示出与库派更密切的合作。

作为一个合资企业,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品牌,“七酷”能继续实现周弘毅在这场业主游戏中的第二次创业吗?周弘毅“去打仗”、“背后捅刀子”、“不要侮辱别人,否则有些人会死的。

“自从乐视成为酷派的股东以来,周弘毅对社交网络的激烈评论一直被渲染为一场隐藏的战争。

然而,七酷手机上市一周后,三方矛盾终于首次公之于众。

360突然向公众宣布,它已向库葩发出书面通知,要求行使“看跌期权”,这意味着库葩必须收购360在合资公司中49.5%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360估计其股权价值为7.425亿美元,如果库葩行使两倍于该协议的权利,将不得不支付约14.85亿美元。

至于锻炼的原因,360指出,“库派违反了之前的合同,引进了竞争对手,这对奇库团队的未来发展产生了严重影响。

“360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希望库派立即停止破坏合作的行为,回到共同建设七库的道路上来。

库牌在9月8日晚确认,分别在9月2日和7日收到360封信函,对方提出的行权总价为14.85亿美元。

然而,该公司表示,这360项指控“毫无根据”,库葩已任命律师积极为这360项指控辩护。

关于360行使权力的提议,酷派董事会副主席姜超表示,由于奇库出货量不佳,周弘毅对这家合资公司的未来感到不确定,希望摆脱员工和“敲诈酷派”。

姜超更加直言不讳:“引进360是他自己的错误”。

然而,复牌后,库牌股价大幅下跌。

9月9日上午,库牌暴跌17%。

人们普遍认为,此次骚乱的根源在于乐视今年6月在库牌的股份。

360以4.5亿美元收购了子公司近一半的股份,乐视以21.9亿美元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更微妙的是,乐视成为股东后,虽然库派领导人郭德英仍是最大股东,但他不再是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仅比乐视低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业内有传言称郭德英有意退出,乐视未来可能增持股份成为大股东。

虽然“婚姻变化”已经成为一个机会之窗,但三方表面上保持平静。

起初微博上有一场口水战,双方很快撤回了相关言论。

直至8月26日,360主导下正式发布了奇酷首款产品。直到8月26日,360年引领了奇库第一款产品的正式发布。

“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库派的支持一直无法达到指定的位置。随着乐视参与的加深,库牌和乐视甚至越来越把奇库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合资公司。

“至于360和周弘毅的评论,库派还没有做出正式的官方声明。乐视也拒绝对此置评。

随着360和库牌之间的矛盾公之于众,满怀希望的合资企业“七股”的命运变得更加微妙。

2014年底,在360与酷派达成合作后,双方成立了合资公司Qiku,主要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智能终端产品。

在初始股权结构中,360家投资了4.09亿美元,持有45%的股份,库牌持有55%。在资源整合方面,合资公司提供移动应用开发和在线营销的360个方面,而酷派提供设计、制造、供应链和售后体验。

2015年5月26日,酷派宣布将以4500万美元将合资公司4.5%的股份出售给360家。从那以后,两家公司还持有合资公司50.5%:49.5%的股份,几乎平分秋色。

在随后的中期报告中,酷派甚至声称,自5月25日以来,它已经失去了对这家合资公司的控制权。

随着与360合作的推出,酷派也调整了其原有的电子商务产品线。

其中,库派原有的大精神品牌交付给合资公司运营,主要覆盖低端产品。

后来推出的新品牌Qiku主要覆盖相对高端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齐库董事长名义上是郭德英,但具体业务主管是周弘毅。

在增加其七库股份一个月后,周弘毅在一封内部邮件中任命王理、潘志勇和朱方杰为七库高管。王理和朱方杰都是库牌系统的高管。

自Qiku成立以来,包括品牌发布和产品正式发布,前端的焦点仍然是360数字,尤其是在8月26日的Qiku产品发布会上,这使得Kupai在Qiku中的角色分工显得不确定。

根据360条解释,在合资公司的运营中,酷派作为股东的支持还没有到位。

姜超本人在攻击周弘毅的博文中多次表示,周弘毅“只想骚扰360个手机品牌”,并在未经大股东同意的情况下自行决定沈达和公司人员的销售。

与酷派的矛盾公开后,周弘毅还以酷派首席执行官的身份给员工发了一封信。

九月九日清晨,库派集团发表了一份简单声明,强调其作为大股东和360作为小股东的地位。周弘毅无权发布所谓的内部信件。

与乐视现有品牌相比,与酷派的内容资源合作更多。360岁以下的七股仍然与库牌关系密切,库牌仍然是名义上的大股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360表示,公司的行权通知主要是为了解决股东之间的商业分歧,“七库团队的正常运作不会受到影响。

“然而,在两大股东的争斗下,七库的命运充满了变数。

发表评论